中汇理财网
www.zhonghuiwx.com

温州银行关联交易风险引关注 房地产和建筑是最大贷款行业

温州银行不良率、逾期贷款上升,拨备覆盖率水平偏低,关联交易关联度偏高,股东股权质押率过高,核心一级资本偏紧。日前该行推出配股增资方案,或将引入地方专项债。

最近一个月,温州银行的两个举动引起市场关注。

先是其9月18日发布的配股增资方案,方案中加入了引入地方专项债,或将成为首家试水地方专项债的银行。

9月19日,温州银行杭州大楼正式投入使用,温州银行杭州分行及分行营业部喜迎乔迁,温州银行董事长叶建清表示,杭州是温州银行深化“立足温州、布局浙江、进军长三角”发展格局的重要版图,温州银行杭州大楼投入使用后,将集聚杭州信息、资金、人才等优势资源,带动发展理念创新、金融产品研发、人才科技支撑,开创温州银行转型发展的新局面。

热闹的背后,温州银行当前的经营状况暗藏隐患,如储蓄存款占比过低,资产负债表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改善,关联交易的关联度过高,股东股权质押率过高,投资房地产业和建筑业过高,不良率持续上升、拨备覆盖率水平不高等。

此外,温州银行原行长吴华因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一案,由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在8月18日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9年8月22日,温州市纪委官方网站“清廉温州网”发布消息,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向温州银行发送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关联交易关联度偏高

温州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前身温州市商业银行由29家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整合而成。通过7次增资扩股和股本结构优化,注册资本由2.9亿元增至29.63亿元。2007年顺利更名并启动跨区域经营,截至2019年末员工3300余人,已在温州、上海、杭州、宁波、衢州、丽水、台州、舟山、金华、绍兴等地设立176家分支机构(含总行营业部),其中分行11家,支行164家。

作为非上市公司,外部看不到其今年的半年报,分析其经营情况只能依据其年报。从温州银行2019年报来看,盈利表现还不错。

2019年温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2.31亿元,同比增长16.95%,实现净利润6.93亿元,同比大增35.84%。不过,其2019年净利润尽管增幅巨大,但仍不及2017年水平,2017年该行净利润为9.02亿元。

资产方面,温州银行2019年末总资产2304.72亿元,比年初增加41.96亿元,上升1.85%。其存款结构的特点是储蓄存款占比很低,公司类存款占比高达7成以上。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金融业务条线存款余额1088.12亿元,占各项存款总额的70.49%,比年初增加103.78亿元,上升10.54%;而个人储蓄存款余额仅为455.63亿元。

评级机构联合资信也表示:“2019年温州银行储蓄存款占比有所提升,存款结构趋于改善,但储蓄存款占比仍较低,未来仍需提升核心负债占比。”

贷款投放方面,温州银行的投放行业倾斜方面与江浙地区银行普遍情况有所不同,作为民营经济活跃的地区,温州银行贷款投放行业占比高的不是制造业,也不是零售业,更不是科技信息等行业,其投放占比最高的行业是建筑业和房地产业,2019年末,该行建筑业贷款投放151.41亿元,在公司贷款中占比达20.04%,不过建筑业贷款在2019年初时在公司贷款中占比为18.73%,排名第二,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调换了位置,2019年初温州银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为25.92%,在公司贷款中排名第一,2019年末房地产业贷款投放占比下降到第二位,为17.53%。2019年末贷款投放中排在第三位的是转贴现资产,占比从年初的9.82%上升至14.55%。

据了解,转贴现系指金融机构为了取得资金,将未到期的已贴现商业汇票再以贴现方式向另一金融机构转让的票据行为,是金融机构间融通资金的一种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温州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超半数的股东属于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同时该行的关联交易的关联度偏高,达49.13%,并且其最大集团关联方授信超过了监管要求。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温州银行单一最大关联方授信净额、最大集团关联方授信净额和全部关联方授信净额占资本净额的比例分别为7.8%、15.95%和49.13%。

同时,公司全部关联交易余额为83.13亿元,其中重大关联交易余额为78.59亿元,一般关联交易余额4.55亿元。截至2019年末,第四大股东新明集团有限公司关联方营收款类投资已累计欠息2781.86万元、表内贷款累计欠息53.06万元,第十大股东远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应收款类投资累计欠息722.38万元。

“考虑到温州银行关联交易金额较大,整体关联度较高,且部分关联交易已暴露风险,需关注相关业务的风险变动情况以及对其余股东带来的不利影响。”联合资信称。

至于贷款投放重点行业集中在房地产业和建筑业,是否与股东关联交易相关,对此温州银行没有予以回应。

除了关联交易关联度偏高的风险,该行还存在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的问题。2019年末,温州银行前十大股东质押股份占其所持有合计股份的43.43%,占全部公司股份的27.18%,而全部股东股权质押占到公司全部股份的41.77%。

温州银行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

数据来源:2019年年报

资产质量下行风险加大

除了关联交易和股权质押风险,温州银行资产质量也面临下行风险。

2017年至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5%、1.73%、1.78%,逐年上升,同时拨备覆盖率虽然满足监管标准但水平偏低,分别为185.98%、151.14%、153.62%。2019年末,温州银行处置表内不良贷款21.01亿元,其中现金回收10.56亿元、核销9.05亿元、转让处置1.4亿元。

逾期贷款也在逐年增加,上述三年逾期贷款余额分别为16.71亿元、20.47亿元和23.01亿元。需要关注的是,目前温州银行的逾期投资资产主要涉及建筑业和房地产业,风险缓释手段以抵押担保为主,这两大行业也正是前文提到过的投放占比最高的行业。

其关注类贷款也在逐年上升,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22.82亿元、27.07亿元和28.76亿元。联合资信表示,温州银行关注类及逾期贷款规模上升,需关注其迁徙情况;非信贷资产中非标投资的逾期规模较大,需关注未来资产质量变化及投资收回情况。

资本充足率方面,温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偏紧张。截至2019年末,温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1.17%、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53%。根据联合资信分析,截至2019年末,我国商业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4.64%,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5%,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2%,温州银行资本充足水平距离行业平均仍相距甚远。

为了补充资本,温州银行近期的一项补充资本方案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9月18日,温州银行披露了配股增资方案,拟以2.95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23.73亿股,募资不超过70亿元。

温州银行的配股增资方案已于9月8日获中国证监会接收。温州银行表示,此次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和处置不良资产。

仅仅是配股增资的话还引发不了热议,市场关注焦点在于温州银行或成为利用地方专项债募资的首个“吃螃蟹者”。

根据公司,温州银行此次配股增资由老股东按比例配股,老股东在其认购额度内可指定其关联方进行认购,老股东(含股东指定的关联方)未足认购的部分,通过地方专项债券资金筹集,由温州市政府指定特定主体认购。

据了解,7月1日,国务院提出,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

温州银行第一大股东已经表态将参与其配股增资方案,配股价格2.95元/股,认购金额不超过1.7亿元。据此分析,第一大股东的认购金额尚不到2亿,靠其他股东募资70亿困难比较大,最终启用地方专项债的概率也在加大。

温州银行部分财务指标

数据来源:温州银行2019年年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