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理财网
www.zhonghuiwx.com

2万亿海外资管巨头来了!

继贝莱德、先锋领航(vanguard)、路博迈、富达之后,又有海外资管巨头进军中国市场。

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品浩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近期已完成私募基金备案,品浩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由品浩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PIMCO Asia Limited)全资控股。

PIMCO又称太平洋(行情601099,诊股)资产管理公司,在全球固定收益投资领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PIMCO由被业界称作债券之王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创建,比尔·格罗斯曾是唯一摘下三次晨星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人的得主,他自1987年起至2014年9月离职,掌管的PIMCO总回报基金任职累计回报为792.3%,年化回报7.85%,PIMCO总回报基金也是当时全球最大债券基金。截止今年9月末,PIMCO全球资产管理规模高达2.02万亿美元。

PIMCO完成私募备案

在债券投资领域赫赫有名的PIMCO近期悄然完成国内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品浩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浩海外投资)于11月9日完成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企业性质是外商独资企业,备案的机构类型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而据北京植德律师事务所透露,品浩海外投资是年内四家完成管理人登记的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之一。

2万亿海外资管巨头来了!

天眼查显示,品浩海外投资成立于2018年3月14日,注册资本为250万美元,由品浩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PIMCO Asia Limited)全资控股。

品浩海外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周玲玲此前曾有北京高华证券、摩根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等多家资管机构从业经历,合规风控负责人傅阳春过往也先后在汇添富基金、德邦证券、罗素投资等多家机构任职。

据了解,PIMCO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投资管理公司,专注于固定收益投资,提供包括固定收益、股票、商品、大类资产配置、ETFs、对冲基金及私募基金在内的全方位资产类别的投资策略方案。

PIMCO也是全球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之一,据官网介绍,PIMCO目前为全球央行、主权财富基金、企业、基金会、大学校务基金及个人投资人管理资产,截止今年9月末,PIMCO管理规模总额达到2.02万亿美元。

2万亿海外资管巨头来了!

而在全球公募基金领域,Morningstar Direct数据显示,按照品牌名称统计,截至2020年9月底,Vanguard(先锋领航)、Fidelity(富达)、iShares(贝莱德旗下品牌)名列前三,PIMCO管理净资产达6330亿美元,全球排名第12位。

2万亿海外资管巨头来了!

“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与PIMCO

提到PIMCO,业内首先想到的自然是有着“债券之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

银华基金此前撰文介绍,比尔·格罗斯是改写债券市场历史的人,他将死水一潭的债券变得可以交易;他更是创造了债券投资的历史――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华尔街遍地哀嚎时,PIMCO(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基金的净值仍增长了4.8%;与其他共同基金遭遇赎回的情况相反,PIMCO基金在2008年获得了140亿美元的净申购。

从业之初,尽管比尔·格罗斯立志当一名股票投资经理,但他只收到一份太平洋共同人寿保险公司债券分析师的聘书。当时美国金融市场上债券投资平淡无奇:此前100多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每年平均只有0.65%,债券价格从不波动,买下债券的投资人,只要定期把息票剪下来,寄回给发行债券的公司,收取利息,到期时领回本金即可。“这几乎是我当时的全部工作。”格罗斯后来回忆道。

机会终于来了。上世纪60年代,美国通货膨胀迅速上升,1970年达到6%,随之债券价格大幅下跌甚至腰斩。格罗斯找到老板,请求让他成立一个小型债券基金,把债券像股票一样在市场买卖。最终,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划了1500万美元给他管理,这一年,格罗斯才28岁。4年后,他管理的资金已经增加到了4000万美元。

1987年,比尔·格罗斯接手PIMCO旗舰基金—— PIMCO总回报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Fund)。

Morningstar Direct数据显示,自1987年起至2014年9月离职,比尔·格罗斯管理PIMCO总回报基金任职累计回报为792.3%,年化7.85%。比尔·格罗斯由此赢得“债券之王”称号,他也是是唯一摘下三次晨星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的人。

2万亿海外资管巨头来了!

但自从2014年10月从自己联合创办的PIMCO黯然离场,参与管理俊利债基后,比尔·格罗斯的业绩每况愈下,在新公司的年度回报率甚至不足1%。

2019年年初,比尔·格罗斯宣布将于同年3月1日退休,以集中精力管理其个人资产及私人慈善基金。

海通证券(行情600837,诊股)姜超曾在谈到“为何债王的职业生涯会黯然收场?”时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债市估值的变化。在格罗斯创办PIMCO的1987年,美国处于30年债券大牛市的起点时期,当时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仍在10%左右,倒算过来相当于10倍的估值,而此后美国的利率一直下降,在2012年一度降至1.4%左右的历史最低点,倒算过来相当于70倍的估值,因此在2013年以后,靠着债券牛市发家的债王就很难赚钱了。

亚洲可为投资者带来吸引的投资机会

在近期以线上形式举报的2020年投资峰会上,PIMCO建议投资者应注视两大关键不确定因素。

首先是疫后复苏之路,以及有效疫苗面世或爆发下一波疫情的时间。其次是财政政策,其力度可能随着政治因素而加大或减弱,例如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结果。此外,未来数年各国的财政政策应会存在差异。

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PIMCO认为有必要建构一个已计及一系列潜在结果的投资组合 :假如情况优于预期,便可把握投资机会,若情况欠佳,亦可提供保障。

以私人信贷市场为例,由于商业房地产和专门融资等领域的公司目前显著受压,投资者可伺机逐步投放资金于有关领域,从而把握潜在的高回报投资良机。保险挂钩证券等另类投资及以绝对回报为本的策略,亦可为投资组合带来吸引的分散投资效益。

PIMCO指出,亚洲经济体的反弹步伐远胜欧美,中国的复苏尤其强劲。为把握当中契机,PIMCO已逐步增持亚洲的高孳息和投资级别信贷。PIMCO早于此前已认识到区内蕴藏的投资机会及日益吸引的相对价值,因此一直致力提高亚洲信贷研究实力。

PIMCO称,投资者普遍仍然对亚洲持偏低比重,意味未来数年资金或会调整配置而大幅流入区内。当然,亚洲各地的表现存在显著差距。中国、韩国、日本和澳洲等国的控疫表现较佳,但印度和印尼等国则仍受考验。信贷市场投资者需密切监察个别经济体和评级表现,亦需注视疫情对个别企业的影响程度。

考虑到中国在疫情期间的抗逆力及其庞大市场潜力,中国是峰会的主要讨论焦点。峰会嘉宾认为本土消费主题尤其吸引,电子商贸、汽车、基建、公用事业和房地产业有望成为来年的主要受惠板块。

目前,亚洲信贷市场息差远较美国同类资产宽阔:亚洲投资级别债券息差高约70基点,而高孳息信贷则高约230基点。这为投资者带来一些机遇,但在驾驭疫后环境的过程中,审慎主动挑选信贷仍属关键。最后,峰会嘉宾亦指出假以时日,随著亚洲展现预期的强劲增长,区内企业应可改善信贷状况,继而缩窄与美国同业的息差距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