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理财网
www.zhonghuiwx.com

疫情对助贷的影响是否已过去?360数科、乐信等规模已在适度扩张

在经济回暖的当下,疫情对助贷的影响,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从数据上看,助贷作为消费金融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其二季度总规模体量,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均有所增加。

我们选取了360数科、乐信、维信金科、51信用卡等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希望用他们的交易体量,来尽可能完整地还原二季度消费金融市场助贷交易规模对比情况。

单位:亿元

从数据层面不难看出,除了趣店信贷交易规模下滑、信也科技信贷交易规模和一季度持平外,其余(不包含51信用卡和维信金科,两家一季度财报未披露)金融科技公司二季度信贷交易规模均环比上升。

为什么说金融科技公司的信贷交易规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消费金融市场?因为大多数金融科技公司资金来源已经切换为机构资金。

比如51信用卡,自从在2020上半年清退P2P之后,机构资金已经占据其信贷撮合业务资金来源的100%。

来源:51信用卡2020年中报

维信金科2020年中财报显示,2020年6月30日,维信金科已在资金和信贷增强合作方面与64家持牌机构建立伙伴或合作关系。

360数科2020年中财报显示,来自金融机构的资金,占据其全部资金来源的比例为98%。

这些金融科技公司资金来源已经基本切换为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均为银行、持牌消费金融机构。

消金界统计发现,在2019年已经开业的24家持牌消金中,七成持牌消金以线上业务为主要发展方向。

依靠与互联网平台的助贷合作,这些机构的资金规模实现快速增长。

比如,在已经公开业绩的持牌消金中,招联金融总资产接近千亿,营收超100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增长54.40%;马上消金紧跟其后,营收同比增长9.22%。这两家都是以线上轻资产经营为主。

招联金融此前曾公开表示“跟主流所有大互联网公司公司合作”。资料显示,马上金融着力对线上消费场景、电子商务平台的覆盖,已与20多个线上消费场景及180多个线上流量平台合作。

消金界经统计发现,包括中邮、中原、河北幸福、北银、包银、哈银、金美信、华融等在内的大多数持牌机构持牌消金,都有通过助贷或****贷实现业务增长。

拥有互联网基因的股东,更是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比如,哈银消金与二股东度小满金融、包银消金与战略股东新浪微博、湖北消金则与战略股东玖富,均开展深度合作。

在合作伙伴的选择上,这些机构大多对接了京东金融、蚂蚁集团、度小满金融、360数科、乐信、微众银行、今日头条等头部互联网平台。后者作为助贷机构,不仅负责引流获客,还提供信用评估、风险监控等服务,二者共同签署利润分成协议。

为了使资产结构多元化,持牌消金也在电商、视频、出行、招聘等多个场景中寻找机会,包括滴滴、美柚、喜马拉雅、蜗牛睡眠等在内的异业流量平台也逐渐兴起。

所以,乐信、360数科、维信金科等金融科技公司的信贷交易量,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市场整体助贷走势。

下面我们分公司来看:

360数科

财报显示,360数科贷款总发放量为人民币589.05亿元,比2019年同期的483.78亿元增长21.8%。

平台服务内轻资本模式的贷款发放量为人民币146.16亿元,较上年增长由2019年同期的人民币38.23亿元增长282.3%。相比2020一季度109.04亿元的轻资本贷款发放量,环比仍旧持续走高。

此外,360数科2020年第二季度的贷款的加权平均期限约为8.54个月,而2020年第一季度为8.18个月;累计注册用户为1.498亿,比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4163亿增长了5.2%;拥有批准信贷额度的用户为2771万,比2020年3月31日的2611万增加了6.1%;成功提取的累计借款人(包括重复借款)为1777万,比2020年3月31日的1,681万增加了5.7%。

这些主要数据的增长,表现了360数科二季度业绩平稳向好。

趣店

趣店是上述主流金融科技公司中,唯一一家信贷交易规模环比下滑的公司。

交易规模下滑可能是两大原因所致。

第一是公司战略调整,将精力投向新业务跨境电商万里目。趣店年中报显示,公司“销售和营销费用”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0.78亿元增加101.7%至1.578亿元,这主要是由于万里目电子商务平台产生的营销费用。

第二则和其他公司一样,受到疫情影响,公司资产质量还没有完全摆脱影响。

来源:趣店中报

可以看到,2020 Q1 M2逾期率仍旧维持在2%左右,同比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趣店49亿元交易规模中,开放平台交易服务的交易金额较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减少72.3%至人民币7亿元。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趣店在交易平台中无需兜底,只会对借款人做一个简单的筛选。这是典型的分润模式,对平台的未来业务调整有利,但可能影响了合作方意愿。

乐信

乐信集团信贷业务二季度主要数据环比均有所增长。

比如二季度总贷款数额为411亿元,这一数据一季度只有341亿元;使用贷款产品的活跃用户为680万人,一季度为640万人;使用贷款产品的新活跃用户数量为140万人,一季度只有96.5万人。

在信贷撮合业务方面,乐信引入三方保险公司和融担力度依旧在持续增加。

二季度财报显示,乐信的加工和服务成本在2020年第二季度为人民币3.56亿元,一季度这一数据为3.13亿元,增长了12%。

要知道,乐信的加工和服务成本,在2019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分别只有1.17亿元和1.38亿元。财报显示,这一变化主要是由于第三方保险公司和担保公司、第三方支付平台、风险管理等费用的增加,还有就是信用评估成本、薪金和人事相关成本的增加。

如果监管认定保险与融担费用需要计入15.4%的总息费里,那乐信持续走高的保险、融担、三方风险管理费用无疑对于公司信贷产品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二季度财报显示,乐信2020年第二季度的加权平均APR 为26.5%;相比于一季度的APR 27.1%有所降低,略低于27.72%。(最新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的总费率近期为15.4%,如果按APR计算,则换算成IRR利率为27.72%)。

如何降低三方服务费用,相信是乐信下一步需要思考的问题。

维信金科

助贷业务开展过程中,维信金科有一点很特殊。它在财报中称,主要与两大通讯公司合作来发放贷款。

中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维信金科与中国电信的合作,为中国265个不同城市的逾23万名中国电信用户提供了信贷额度,最终近50%的用户使用了维信金科的消费信贷产品,总贷款规模达0.899亿元。

同期,维信金科与中国移动合作,为逾2.4万名中国移动用户提供总贷款规模达1.85亿元。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维信金科线上信贷产品的质量。

数据来源:维信金科2020年中报

财报显示,维信金科2020 Q1 M4 维持在1%左右,同比处于平均水平,表示其线上助贷业务资产质量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

小结

总体来说,2020年中总助贷交易规模环比略有上升。这表明上半年疫情冲击过后,多家已在适度扩张规模,而不是收缩。

这与国民经济的复苏密切相关。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GDP由2020年第一季度的收缩6.8%变为增长3.2%。经济反弹明显。而在上半年,消费作为经济复苏的重要支撑,受到政策的支持。消费金融作为消费生态中的金融力量,也表现出同步的增长。

这也表明,其在宏观经济的视角下,也在刺激消费中助力经济回暖。

占据产业链极为重要一环的助贷企业,与全产业一同经历了一场抗疫大战。从行业重新扩张来看,风控与服务,阶段性地经受住了考验。


查看全文下载手机客户端阅读全文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