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理财网
www.zhonghuiwx.com

戴志康:自认是太阳,其实是流星

“你是一盏灯?”

“我是太阳。燃烧自己,照亮大地。”

——戴志康/2003

现在看来,戴志康并不是太阳,而是一颗流星。

因涉及非法集资案,“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志康已向警方投案自首。通报显示相关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已无法兑付。目前已有41人因涉案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截至2019年7月,戴志康控制的证大集团旗下“捞财宝”平台累计交易总额超过296亿元,借贷余额为49.96亿元。

根据目前的非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捞财宝”所涉及债权人(投资人)约2.6万人。涉及未偿付资金余额约百亿元左右。(实际涉案金额待有关部分查证后发布为准)

认识他的人说,如果当年他依然能在地产领域坚守,或许还能翻身。即便戴志康自己在道别地产行业时,也对媒体说:“等我相当强的资本能力,我一定会回来再做几个精彩的项目,造一个楼、社区或者学校。”

根据警方实际操作的惯例,当前的戴志康等人应该已被羁押至看守所,等待或已经提审。

如果他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延续哲学层面的思考,应该反思一下为何当初要大跨步进入雷区。

01

不怕失败不代表不会失败

2003年的亚布力论坛间隙,当时已在上海滩叱咤风云的戴志康从雪场的6号赛道冲下。

他不是当天第一个冲下去的人,但却是当天第一个在这条赛道上摔倒的企业家。但没人觉得这是出丑,反而是一种勇敢。

6道是亚布力雪场中最令中国商界头部商人向往与着迷的赛道。那些平日已经习惯冒险的企业家们认为,敢不敢从6号赛道上滑下来,决定了企业家是否具有冒险精神。

所以,会不滑不会滑的都甘愿尝试,毕竟这是脸面的事情。即便摔散架,大家也要刷一下“勇气”的存在感。

那么6号赛道到底有多“6”呢?国台台柱子敬一丹老师的先生、华泰保险董事长王梓木曾经在这里摔成重伤。

他说:“我第一次感受到自由落体带来的风驰电掣的强烈的刺激。”

被摔的“鼻青脸肿”的戴志康,在那一年以15亿元资产位列胡润富豪榜排名第43位。

从海门的贫困人家攀爬到富人俱乐部,是戴志康不怕失败的结果。2003年,戴志康还没有把西装换成中式开襟。他在一次采访中,对记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怕失败”。

不过,不怕失败绝对不意味着不会失败,不怕失败更不意味着不经常失败。

于是,戴志康的人生轨迹便成为一个失败紧接着另一个失败的颠沛。

自认“木讷,内向”的戴志康极为勤奋聪慧。他把在研究生期间的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于是一年半便完成了三年的课程。

毕业后戴志康的人生标签里便开始出现“失败”。一开始,他做一名财经记者。众所周知,这活儿哪是人干的。结果他三个月就草草了却。随后而来的也有几分极为短暂的工作经历,但都无疾而终。

大约十五年前的戴志康

即便是刚刚当上中信银行行长办公室秘书,“幸运”也没有尾随他很久。6个月后,“戴秘书”便甩袖走人。有人说,他跟官员子弟合不来。

失败的职场经历并没有让这个聪明的江苏人丧失信心。他带着两个从中信离职的同事南漂创业,目的地是当时充满诱惑的海南岛。从北京到海南海口的直线距离超过2000公里,这一路的奔波换来的是三人的分崩离析。

三个人组建的“国际金融公司”坚挺半年无疾而终。戴志康在向别人总结这段创业经验时说,关键原因就是“涉世太浅”。毕竟当年的戴志康还是年少清纯的“小戴”。

“小戴”觉得他们没学识,仗着年纪大社会经验丰富欺负自己,不让自己当老大。多年后,“小戴”变成上海滩的戴老板,在回忆这二位早期合伙人时,戴老板毫不客气的称呼二人是“混子”。

于是戴志康又折腾2000多公里回了北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幸有同窗支援让他住进学生宿舍。

已经“很失败”的戴志康果然不怕失败。他蜷在学生宿舍里开始给北京黄页里的外企写求职信。寄出几十封后,戴志康获得了德国一家银行的面试秘书的通知。

欢天喜地的面试并没有一帆风顺。传说,有人向德国这家银行举报戴志康当年被中信开除。幸亏德国文化是严谨的,戴秘书背调成功。

入职后的戴志康依旧展现着“穷人孩子早当家”的勤奋,三个月就干到了代表处华人最高权限的代表助理。面子上的事总算是解决了,但里子上还是不那么愉悦。他说不服气那些“洋人”和“假洋人”。干满一年的戴秘书,又离职了。

时间到了1990年,戴志康略有转运。收到同学邀约后,戴志康夹着小皮包就上了飞机,目的地还是那个2000多公里外的海南。不过这次他心里有底多了,因为这次他要去协助筹备海南发展银行,职位是办公室主任。

“没有股票市场,就去创造一个股票市场。没有股份公司,就去创造股份公司。没有股票,就去自己创造股票。没有法规,我们就帮助政府设立法规。”有描述说,那时的戴志康有了一种创造历史的感觉。尽管,他的工资只有区区300块。

无论营业处装修还是股票票面设计,戴志康都乐在其中。这时戴主任的人生标签中“失败”暂被“顺利”替下。

随后的事情,便是路人皆知。戴主任筹备富岛基金,成为戴总经理。但是“取得了小成功,人就容易头晕。”1992年之后,戴总经理的“失败”标签又重新贴到了脑门上。他搞着搞着就负债500多万。

1995年,戴总经理搬着一摞研究报告去找一个国企领导借钱。领导慧眼识人当即拍板给了5000万元人民币。一番资本运作,戴志康拿着折腾来的两亿元投向股市。

这一投,就被套了一年。辛亏国企领导再次慧眼识人,又在各方面给予戴志康支持。

用时间换利润,就像庄稼等大雨。戴总经理这次运气不差。等来了一次股市小巅峰。不但把国企的5000万还清,还给了人家5000万的分红。戴总经理自己的兜里则装了一个亿。

这时戴总经理的人生标签可以用“高光”来形容。这种高光照耀着他炒完“苏常柴”和“长虹”,直到富岛基金并归长城证券。

“有人说,你做富岛基金很有名,可现在没了。我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有更大的事要我去做。”已经被冠名投资家的戴志康当时一定不知道,未来等待他的是折腾后的更大失败。

02

开发商的第五种死法

2001年,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校庆20周年。身份切换为房地产商的戴老板为研究生母校送来一辆铜车马模型。这是众多学生献礼中唯一摆在主楼大厅里的礼物。

如今,这份已有年头的“礼物”已不知去向。

十年后的2010年,时任住房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在博鳌房地产论坛上说:“迄今,我们中国开发商只有四种死法,卷款潜逃、行贿案发、内讧解体、屯地被查。几乎找不到被市场淘汰的例证。这是市场发展不成熟的表现。”

而近十年后的戴志康则代表了当前生态代谢浪潮下的第五种死法——转型而死。

头上带着“中国私募教父”的投资家戴志康迅速抽身证券市场并不是靠技术分析与宏观研判。属龙的戴老板更多凭借的感觉和嗅觉。在决定离开时资本市场时,他并不知道市场即将阶段性见顶。但经验告诉他,尽量少做火中取栗的事,因为这样做的成功是小概率事件。

毕竟,一个人不可能总中头奖。

在操盘富岛基金时,戴志康就曾经涉猎房地产开发。他凭直觉认为,海南房地产市场已经进入不健康的状态。他更加看好长三角的热点城市。于是1992年,戴志康在杭州蒋村通过协议出让方式取得261亩农田与池塘开发“湖畔花园”花园项目。

这时,戴志康的人生标签又变成“好运”。虽说拿下土地的第二年,房地产宏观调控让这个项目陷入“半死不活”状态。但是1998年之后,杭州房地产市场开始明显上涨。戴志康以3500万元将湖畔花园从投资方富岛基金名下购入。

就是这个湖畔花园项目,让马云得以创办阿里巴巴,也成为当年杭州为数不多的房地产项目金字招牌。

当时这个项目定位"低层、低密度、高绿化",很是新颖。从1998年到2000年,湖畔花园不断获得全国省市各级评优称号。甚至有大领导在莅临时都说小区很漂亮。

从这里开始,戴志康在房地产领域的运势与天赋也逐步显现。1999年开始销售的莲花港家园也大获成功。

投资家戴老板迅速成为房地产开发商戴老板。在当时尚且允许协议转让的土地交易背景下,戴志康在浦东拿下大面积土地。“比如说,我投一块地,它价值4个亿,我给它(政府)签一个几年分期付款,那时候能这样签,是因为地随便挑,没人跟你竞争,它那时候能卖掉一块地就不错了。”

凭借这样的交易手段,戴老板成了上海滩的“戴地主”。2000年之后,上海启动土地招牌挂交易规则时,戴地主手里的土地已经变成了金条。

在陆续开发几个项目后,天资聪颖的戴地主发现,做房地产跟做证券投资不一样。证券投资可以长期持有,但如果想立竿见影见效则须短线搏杀。而房地产如果买完这个项目,又没有后续支撑,那么就失去了现金流。

于是,戴地主开始匹配手中的房地产产品:“如果我有酒店、写字楼、商场,这样一批经营性的物业拿在手里,我的现金流就比较稳定。然后再根据形势变化,适当加大某些品种的开发。这样对整个公司的发展是很好的。”

戴地主的这种重资产运营观,如果放在现在一定会被宇宙头部房企所鄙视。但是那个年代,这样的战略尚且得体。

然而,尽管戴地主时常告诫自己要成为一个像“浙商”一样的真正商人而不要做有儒商情怀的“江苏儒商”,终究也逃不过人文情怀拖累现实商业。有人说,戴地主为了打造他的文化地产精神地标“喜马拉雅中心”不仅花费了30亿元资金,还花去了从98年拿地到2010年完工、超过十年的商业机遇。即便是戴志康自己也总结说喜马拉雅中心“太超前”,文化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作为地产项目没有带来直接的经济回报。

或许是为了挽回喜马拉雅中心的失误也或许是戴志康不满足于在上海当地主,已被不断迭代的市场行情撑大的胃口要求他继续攀爬。2010年的春天,戴地主翻身一跃成为上海滩“戴地王”。那副横躺着的上海滩8-1地块的诱惑让他早已按捺不住。按照规划,外滩项目的体量是三个喜马拉雅中心大,开发时间仅有喜马拉雅中心的1/3。

2月1日,花费92.2亿元拍卖价的戴志康“外滩称王”。但是整个证大系的银行存款与净资产总额也不过30亿元人民币。这一尴尬直接引发了后来值得写入商战教科书的外滩地王诉讼案。

当时由于各项政策束缚,戴地王已经无法短期内实现足额融资。于是在拍地7个月后,戴志康与复星总裁汪群斌、范伟密会北京昆仑饭店深谈至凌晨2点左右。戴地王无奈决定将外滩地王项目公司股权转手给海之门公司。复星国际借此占据50%股份。戴志康则35%,绿城占10%,磐石投资占5%。为了挽回筹码,戴志康与绿城、磐石组合为一致行动人,总计持有50%股份。经过谈判,最终协议戴地王的证大系负责操盘,复星负责政府关系与资金。

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囊中羞涩的戴地王后来又联手同样紧张度日的绿城将剩余50%的股权出售给SOHO中国潘石屹。

这样“骚操作”结果让潘石屹和郭广昌对簿公堂持续三年。

当不了地王的戴志康似乎对当地主也没有太多信心。尽管曾经尝试移师南京,但终究因捉襟见肘而深陷泥泞。于是戴地主主动退让,将房地产资产剥离给东方资产管理公司。

临别前,重新回归投资家的戴老板对媒体说:“等我相当强的资本能力,我一定会回来再做几个精彩的项目,造一个楼、社区或者学校。”

作为开发商转型典型案例,戴志康绝对想不到将以身陷囹圄的方式终结自己的金融回归线路。

大伤元气的证大集团在戴老板的梳理下确定了主营业务,分别是互联网金融、文化产业和大健康产业。金融业务更因戴老板的出身而成为主要发力点。

起初,戴老板布局小额贷款业务,但由于产业限制等政策原因幼年夭折。随后戴老板瞄上了近乎于“谁进谁死”的P2P金融业务。从证大e贷网(2017年停止运营)再到导火索爆雷的捞财宝,戴老板的“投资家”帽子摇摇欲坠。

而当证大金服在今年8月解约所有员工,捞财宝停止新增业务后,曾在上海滩房地产届叱咤风云的证大系转型几近失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