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理财网
www.zhonghuiwx.com

新消费,金融科技公司的新契机?

监管收紧、疫情加持,整个金融科技行业转型之路,愈发泥泞。

与此同时,“要转型、先易名”,也成为一时风潮。

从最早的京东数字科技,到后来的宜人金科、信也科技、我来数科,一众领头羊毫不犹豫的,为自己贴上了科技标签。

但科技标签真的管用么?行业内外充满疑问。

金融科技的春寒

“至少表达了转型的战略意图与决心”,行业观察人士吴伟表示,“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就不太靓丽的转型,成色暗淡”。

实际上,即便没有疫情影响的2019年,金融科技行业也遭遇了滑铁卢。

如上所示,一份对借贷相关中概股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只有乐信、趣店、维信金科实现股价上涨,诸如品钛、宜人金科、360金融等头部企业股价,均大幅下跌。

而在2020年,美股创纪录的10天4熔断后,金融科技中概股的日子更加难过。对金融科技企业而言,只改名字,还远远不够。

“资产、资金、商业模式,在日益严峻的行业环境中,金融科技公司每一方面都不能有短板。”

首先是资产硬核的比拼。近年来,受宏观经济环境下行影响,汽车、房地产等繁荣的传统制造行业,纷纷进入萧条期。经济下行,传统产业资产质量变差,在借款源头给予平台重磅一击。

为此,不少借贷平台,纷纷放弃传统产业供应链,改从大消费需求链着手,获取优质资产。诸如个人信用贷、消费贷、消费分期等业务,成为不少平台发力的焦点。

与资产质量紧密结合的,是平台的风控体系。过硬的企业风控,能够大浪淘沙,获取相对优质的资产,降低企业逾期率。

比如在风控领域表现不俗的360金融,其2019年三季度超过90天的逾期率也为1.07%。

相比之下,2020年以来,股价跌幅超50%的趣店,其180天以上的逾期率则为3.2%。

而在资产风控比拼之外,便是资金端的较量。

趣识财经注意到,当前非持牌金融科技公司,与银保金融机构联合助贷模式已成为行业主流。

除此之外,头部金融科技公司也越来越喜欢通过发行ABS来募集资金。

据Wind、CNABS数据显示,2019年资产证券化市场共发行产品1439单,发行规模合计2.33万亿。而企业ABS产品也不遑多让,共发行1006单,发行规模共计1.1万亿。

在发行企业中,蚂蚁、京东数科已经常客。近期,诸如马上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等持牌消金机构,也对这一募资方式也愈发青睐。

而在联合助贷领域,360金融、乐信依然是行业领跑者。数据显示,自2019年前三季度,360金融贷款资金来自于金融机构的占比分别为79%、85%、93%,预计未来比例或更高。

而乐信的四季度财报显示,其资金来源更加多元化,目前已经与银行、保险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1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新消费的契机

透过资产/资金两端,来看金融科技公司的商业本质。

消费需求创造资产,金融机构提供资金,金融科技公司围绕大消费场景肩挑两端,发挥平台角色。

但实际上,这一模式并无太多新意。无论最早的蚂蚁金服、京东数科,还是腾讯金融科技的微粒贷,其很大一部分业务都是围绕需消费场景展开,做借贷两端生意。

再如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是在握有资金优势的前提下,做起消费金融的买卖。

与上述两类公司相比,普通意义上的金融科技公司劣势明显。没有牌照背书的它们,好不容易跑通了助贷资金的难题。但与蚂蚁、京东等行业大厂相比,又受限于流量困境。

于是,金融科技公司纷纷加入了流量争夺的大潮中。

以360金融为例,即便背靠360集团,为获取用户流量,其营销费用也在大幅增长。财报显示,2109年第三季度销售及市场推广费为9.03亿元,同比增长274%,前三季度市场营销费用累计达到24.33亿元。

乐信也不遑多让,2019年第四季度,研发投入超1亿,营销费用5.2亿。研发及营销投入带来用户快速增长,2019年第四季度,乐信用户为7330万,同比增长96.5%;授信用户数1940万,同比增长84%。其中,单季活跃用户数700万,同比增长133%;单季新增活跃用户数210万,同比增长244%。

行业人士指出,乐信财报背后,营销不是关键,新消费平台战略深入才是最大依仗。

据悉,乐信新消费平台战略由三大核心业务构成,分别是基于金融科技业务的分期乐商城,基于付费会员的“乐卡”APP,以及基于积分服务的乐星积分体系。

数据来看,2019年分期乐商城GMV达81亿,同比增长38%;“乐卡”开拓线上线下100多项品牌权益,涵盖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服务,付费会员产品服务近180万人次;乐星积分打通线上线下商户积分体系,服务人数超过610万。

通过线上线下,深入浅出的新消费服务产品,乐信跳出了传统金融科技公司依靠巨额营销费换取流量的老路。

财报显示,乐信全年促成借款额突破1000亿达1260亿元,同比增长90.6%;全年营收突破100亿达106亿,同比增长39.6%;经营毛利50亿,同比增长65.8%。

但疫情的不期而至,对新消费需求产生了巨大冲击。

一方面,新的需求按下暂停键,新消费方式受到抑制;另一方面,存量资产逾期、坏账率上升,催收难度增加,裁员潮此起彼伏。疫情下,行业市场出清不断加速。

新金融消费,乍暖还寒。

结语:未来可期

3月18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人士指出,2019年消费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7.8%,在后疫情时代,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石地位更加凸出。中央明确提出,要将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相结合,明确提出培育壮大新消费。

在此前,有着世界“最赚钱的机器”之称的文艺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基金对外披露,其2019年增持了多家消费公司,包含传统电商京东,新电商平台拼多多,以及新金融消费平台乐信。

在内外政策资本的多重看好下,新消费能否成为金融科技公司为数不多的发力契机?

但经历洗礼的优质平台,一定能脱颖而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