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汇理财网
www.zhonghuiwx.com

雇托看房、连年亏损、60亿对赌协议 贝壳“踩线”上市有点慌!

5月的时候,关于贝壳找房雇人看房(房托)的报道在网上炒得火热。

事情大概是这样子的:

雇托看房、连年亏损、60亿对赌协议,贝壳“踩线”上市有点慌!

受疫情的影响,某女士公司宣布“暂停工作”。为了多赚一点收入,该女士在某房产中介的帮助下,干起了房托。

待遇还是不错的,时薪16块钱,每天工作7小时,薪资日结,专车接送……

结果,上线第一天,由于“演技”不过关,该女士被带着去售楼处的贝壳姑娘嫌弃,干了两个小时后被专车送回家,结账32元。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很离谱?对此,贝壳的回复是:严厉打击虚假带看行为,一经核实企业将对我们经纪人黄线处罚。

当时,很多熟悉贝壳的人表示:贝壳找房正在筹划上市,这种事情只能是低调处理。

贝壳赴美上市,国内交易数额第二大平台

仅仅过去两个月,据报道,7月24日晚间,贝壳宣布正式向美国纽交所递交IPO申请,股票代码为“BEKE”。

据了解,这一次贝壳找房计划融资10-20亿美元,总市值预估200亿美元。

雇托看房、连年亏损、60亿对赌协议,贝壳“踩线”上市有点慌!

作为国内最大的房产中介,2019年,贝壳找房平台上总共进行了220多万笔交易,累计交易金额约为21280亿元,约占全国总成交额的10%。

这一数据超过了京东的2.08万亿元,仅低于阿里巴巴的7.053万亿元,是国内第二大的商业平台。

此外,根据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贝壳找房平台月度活跃用户为3000万人次,每天约有88万用户在贝壳找房上寻找资源。

在2017年、2018年、2019年,贝壳分别实现营收为255亿元、286.46亿元、460亿元,营收近三年来持续增长……

如此出众的数据表现,也是贝壳找房得以上市的关键所在。

不过,在营收快速增长的时候,贝壳找房却一直没有实现盈利。

贝壳找房2017年、2018年、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5.38亿元、4.27亿元、21.8亿元。

而在2020年一季度,贝壳在营收约71.2亿元的情况下,净亏损达到约12.31亿元,相当于过去三年亏损总和的约40%。

对此,贝壳找房坦承:“过去三年中,我们的成本逐年增加,预计将来会继续产生大量成本和支出以进一步扩展我们的业务,这可能使我们更难以实现盈利”。

60亿对赌协议:不上市就退钱,付利息

连年亏损,贝壳为何这么着急上市?为何不选一个合适的机遇,难道就不怕市值被低估。

这还得从贝壳找房的实控人左晖说起。

1992年,21岁的左晖大学毕业后开启了其北漂生活。最初的几年,左晖干过市场销售,也干过电话客服,但几乎都没有什么起色。

在总结职场教训后,左晖决定创业。

他和两位同学每人拿出5万块钱干起了财产保险代理生意,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随后,随着国家推进房产交易的市场化,左晖敏锐地感觉到购房服务平台是一个好机会。2001年11月,左晖旗下的链家房地产经济公司第一家店成立。

自2001年到2019年,链家房地产的数量由1家增加到数千家,员工也达到了十几万人。

不过,链家这种门店经营模式属于重资产形式,占用资金较多且流转速度较慢。

为此,2018年,链家升级为贝壳找房,主要业务就是为客户提供新房和二手房交易、房屋租赁、房屋装修、房产金融解决方案及其他服务。

不过,从链家地产到贝壳找房,左晖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这背后少不了资本的支持。

根据企查查平台信息显示,从2011年以来,链家地产和贝壳找房完成了多轮融资。

雇托看房、连年亏损、60亿对赌协议,贝壳“踩线”上市有点慌!

其中,2016年4月,由腾讯投资领投的链家B轮融资,融资总额为64亿元,融资后链家估值超360亿元。

有消息称,在这份融资附带一份对赌协议,如果五年后(2021年4月),链家地产未能上市,需要返还这一笔融资,并且支付8%的年息。

2018年,经过一系列的股权操作,链家地产成为了大的贝壳找房平台的一部分,链家地产上市的协议也转到了贝壳的身上。

眼下,距离2021年4月只有下半年多的时间,贝壳“踩线”上市也是意料之中。

隐患: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

可是,贝壳上市存在着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

按照设想,贝壳找房应该是一个所有房地产中介都入驻的平台,共享资源,共享收益。不过,作为房产中介之一的链家也在其中。这就很难保证贝壳在分配资源的时候,不会偏向于链家系的中介。

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爆料,贝壳在平台信息分配上偏向于链家。

某业内资深人士透露,贝壳上每一个拨出去的电话都是通过400转接的。换言之,贝壳找房上任何一个意向电话都在链家的掌握之中。

假设,A客户咨询了B中介,链家拿到了A客户的电话信息,自然也可以去联系A客户寻找售房契机,事实上形成了客户的抢夺。

这种机制下,其他中介机构对于贝壳找房的认可度和参与欲望可想而知。如果只有链家中介一家活跃,或对贝壳找房的发展不利。

“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包括58掌门人姚劲波在内的很多人对链家走向平台化提出这样的质疑:

做中介经纪的链家网,属于重度垂直平台,即“运动员”;做行业开放平台的贝壳找房,则被以“裁判”作为类比。贝壳与链家非常密切的“血缘关系”,是业内对其能不能做好的质疑点所在。

根据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2020年一季度,贝壳找房实现毛利润为5.02亿元。而同期的销售和营销支出为5.77亿元人民币,总务和行政支出为11.05亿元人民币。

总务和行政支出是平台毛利润的220%,这个数据更像是一家雇佣大量人员的地产中介企业。

换言之,贝壳找房的交易规模,实际上还是自身链家中介的销售规模挂钩,算不上真正的科技企业。

The End

一家企业存在的基础在于企业对于社会的价值,即确实能够帮助大众,提升社会效率。

如果为了资本的需要弄出来一些伪造的数据,花哨的噱头,甚至不惜增加平台客户的负担,那也只能是掩耳盗铃,空欢喜一场罢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